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教育資訊

農村少年沉迷手游 青少年沉迷手游成癮怎么辦

時間:2018-09-05 14:21:52  

  讀九年級的小孫自己也說不出手機游戲的吸引力到底在哪里,但他就是想玩。“最長一次我玩了十幾個小時。”小孫說。

  小孫家在甘肅省定西市臨洮縣龍門鎮。由于父母常年在外地務工,一年只能回一兩次家,小孫平時便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。受周圍同學的影響,小孫掉入了手機游戲的“陷阱”。“我看他們玩得好,自己也想試一下,這一玩就放不下了。”小孫說。

  學校不允許帶手機,小孫就趁著周末和假期用爺爺奶奶的手機玩游戲。“一般都是在他們下地干活的時候玩。”雖然家人知道小孫迷上了玩游戲,但遠在外地的父母管束起來卻鞭長莫及。爺爺奶奶看到孫子玩游戲,也只是說說,不知道怎么管教。

  小孫家隔壁是一個“農村淘寶”店。店里的無線網密碼是公開的,因此店門口常常會有五、六個孩子圍坐在一起“蹭網”。小孫有時也會和同班同學甚至隔壁小學的學生一起組隊打游戲。

  手機游戲讓小孫的學習成績明顯下降,他自己似乎也意識到了嚴重性,向學校老師咨詢該怎么辦。學校心理輔導教師張娟告訴小孫要遠離手機,小孫便下定決心不再玩手機,學習成績很快有了起色。但當被問起是否真的不想打游戲了,小孫說,還是會有想玩的念頭。

  小孫并不是個例,農村如今有越來越多青少年被手機游戲這張“大網”罩住,難以脫身。“我有同學在大家一起打籃球的時候還在‘吃雞’,和他說話他也聽不見。”小孫所說的“吃雞”是一款當下十分流行的手機游戲。“班上有80%的男生都在打手機游戲,女生也有玩的。”

  小孫身邊不乏為游戲充錢的“人民幣玩家”。“八年級就有幾個同學給游戲充了50元錢。”據小孫說,充了錢就可以買游戲中的“英雄裝備”。

  臨洮縣另一所中學的副校長張志勇反映,有的農村學生拿著家長的手機給游戲充錢,一學期能往游戲里“砸”幾千元。“我們學校杜絕學生拿手機,但還是屢禁不止。”張志勇說,“有些家長意識不到手機的危害,為了方便聯系給孩子買了手機,學生偷偷帶進學校被沒收后,校方又不能扣留私人財物,手機在老師、家長手里轉一圈,最終還是會回到學生手里。”

  該中學九年級學生曉娜說,身邊的男同學幾乎都在玩手機游戲,就連自己五歲的表弟也在玩“消消樂”之類的小游戲。“父母為了哄他,給他手機玩,后來就放不下了。”曉娜說,“很多成年人都在玩游戲,孩子們就被帶動著玩起來了。”

  除了家庭教育對孩子打手游管理缺失外,很多教育工作者認為,問題還是出在源頭。張志勇說:“現在玩‘吃雞’‘王者榮耀’等手機游戲的門檻極低,只需要一個QQ號就能申請游戲賬號,青少年很容易上手進而上癮。”

  而游戲運營商變著“花樣”吸引青少年,也讓這些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難以逃脫手機游戲建立的魔幻世界。小孫一直惦記著游戲免費送的“英雄裝備”,“如果不玩的話,時間一到這些裝備就過期了。”這也正是他對手機游戲欲罷不能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
  “我玩的游戲最新活動是登錄更新就送‘鉆石’,我領了80多元錢的‘鉆’。”小孫說。送裝備、送充值幣等都是游戲運營商“套牢”玩家的手段。

  臨洮縣教育體育局教育股股長羅尚智認為,要凈化農村的教育環境、改變許多孩子沉迷手機游戲的現狀就要從源頭治理,單憑學校一己之力很難有成效。“都說不讓學生打手機游戲,但游戲運營商卻在不停開發和宣傳新游戲,學生很容易就被誘.惑了。”羅尚智說。

  相關閱讀

  究竟是什么在“誘.惑”未成年人大手大腳地花錢?在電子支付手段日益普及的情況下,如何管住孩子們的“小錢包”?社會各界該如何協同發力,幫助孩子們擺脫對網絡游戲的沉迷?

  手游“吸費”多,家長維權難——

  11歲男孩充值9000余元玩游戲,刪掉消費提示信息

  家住湖南省湘潭市的李女士是位單親母親,兒子小趙今年11歲。李女士月工資只有2000元,母子倆生活并不寬裕。今年春節期間,李女士被一條信用卡賬單信息嚇到了——1.4萬元的支付寶額度只剩下5.7元。她打電話到銀行查詢,又追問兒子,才知道這筆錢全被小趙用作游戲充值了。
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推薦資訊
油坊店:毛竹“打一針” “多子”又“壯孫”
油坊店:毛竹“打一針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迅盈篮球比分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