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教育資訊

南大梁瑩或違學術倫理 問題不僅僅是抄襲

時間:2018-10-26 10:23:22  

  10月24日,《中國青年報》報道了南京大學社會學院教授梁瑩涉嫌學術不端等師德問題(見10月24日本報《青年長江學者與她“404”的論文》),南京大學當日表示成立調查組。

  與此同時,南京大學社會學院的眾多學生和一些與梁瑩打過交道的學者,向記者提供了更多有關梁瑩教學和科研工作的疑點。其中,南京大學社會學院社工系2014級全體18名學生曾聯合向校方提交書面舉報材料。此次,他們向記者提供了當初的舉報材料。

  根據他們的舉報,梁瑩在上課時處理私人事務,并表現出對教學的不屑,對學生說,“我上一學期的課還不如去外面作一次講座,一小時好幾千(元)了”。她甚至說:“我現在也是身價3000萬的人啊。”

  2014級學生王月(化名)記得,梁瑩經常缺席上課,除了讓自己名下指導的研究生代課,還曾讓自己的父親給本科生代課——另有多名學生也向記者回憶了這一點。2016級學生李明(化名)告訴記者,曾出現上課鈴響后,梁瑩玩了20分鐘手機才開始授課的情況。

  雖然學生反映過梁瑩的問題,但直到本學期,她仍在負責社會學院社工系三年級的專業課《社會工作行證》。梁瑩只在學期初去上了一節課,告訴學生這門課改成了《社會工作實驗》,由助教、她的博士生負責授課。她給出的理由是,自己生了大病,要住院。

  據學生反映,為了避免自己授課敷衍的情況被學院發現,梁瑩還會給學生打出高分,并“威脅”學生,誰在課程評估中給她打低分,她也給誰低分。

  2014級部分學生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,給梁瑩打了低分。梁瑩得知此事后,不僅在課上“教育”學生,還在課下威逼班長交出給自己打低分的學生名單。

  學生向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提供的視頻顯示,梁瑩稱:“你要把這個處理了,這個是你們引起的,我承諾了領導。”“我給你們上了課,最后背了個黑鍋,莫名其妙。”

  之后,梁瑩調整了上課策略,讓學生上臺去講,稱之為“翻轉課堂”,并說因為是學生授課,所以學生期末必須給課程打高分,否則就是給學生打了低分。

  在研究方面,作為一位人文社會學科工作者,梁瑩的研究方向拓展到了跨學科領域。但有一些領域與她的學術背景相比,跨度很大。

  2012~2013年,她在英文期刊《潔凈——土壤、空氣、水》和《環境地球科學》上發表論文《生物質廢棄物快速熱解產生的生物質炭對磷酸鹽的吸附》和《豬糞、稻草堆肥對污泥中鄰苯二甲酸酯類的生物降解》,她是第7作者和第5作者。

  2011年第6期中文《模式識別與人工智能》雜志,刊發了以梁瑩為第二作者的論文《多變量連續屬性離散化方法》。該文第一作者為侯居茌,第三作者為任長志。

  發表這篇論文時,侯居茌為河北工業大學講師,從學術期刊數據庫檢索可知,侯居茌的領域為行證學與國家行證管理、企業經濟,與人工智能相關的論文僅此一篇。唯一發表過相同領域論文的是第三作者任長志,發表論文時為清華大學精密儀器與機械學系博士后,目前在中國科學院南京天文臺光學技術研究所工作。

  巧合的是,據梁瑩的學生介紹,她的丈夫,姓名就叫任長志。

  2017年,梁瑩曾到國內某重點大學做講座。在場聽講的學生陸曉(化名)向記者回憶,梁瑩在講座中講述了自己做戒毒與老年人相關課題的細節。陸曉感到反感的一點是,梁瑩對被研究者的用詞極不尊重,稱把他們從戒毒所或養老院“拖出來做實驗”。

  陸曉告訴記者,梁瑩的研究還可能存在倫理問題。她在講座中稱,因為有的子女不同意老人做實驗,最后她找到了一個收容“三無老人”(無勞動能力、無生活來源、無贍養人和扶養人)的養老院,因為只要院長同意就好。

  據陸曉回憶,梁瑩曾在講座上宣稱,他們用很嚇人的視頻讓老人回憶親歷的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慘案,當時老人跪在地上哭,這樣研究所需要的腦成像圖片就會看起來“非常漂亮”。陸曉認為,這樣的研究會給人造成二次傷害。

  另一所重點大學的學生朱紅(化名)也告訴記者,梁瑩在該校所作的講座中也談及了上述內容,還稱“慰安婦應該拿來做研究,給那些歷史學家研究太浪費了”。
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用戶名: 密碼:
驗證碼: 匿名發表
推薦資訊
油坊店:毛竹“打一針” “多子”又“壯孫”
油坊店:毛竹“打一針
相關文章
    無相關信息
欄目更新
欄目熱門
迅盈篮球比分直播